主页 > 宠物故事 >

2022-06-111899霍芬海姆如何看待娱乐圈过度资本化?资本进

明星乱象被整顿,其实早就该开始了,资本化介入已经很严重,又是控粉丝左右舆论,又是做明星从娃娃抓起,管控不好容易引起错误导向,另外娱乐明星虽然贡献度不高,但钱都是百万日薪,还涉及阴阳合同偷税漏税,现在主旋律是共同富裕,明星被监管是大势所趋,这其实是一件好事!那么如何看待娱乐圈过度资本化?资本进入以后的娱乐圈有多恐怖?下面我们来看看。

中纪委网站刊文称,在资本快速扩张影响下,娱乐圈出现了过度商业化、资本化倾向。平台资本、流量明星、“饭圈”文化在资本主导下形成完整利益链,这个利益链是为资本攫取超额利润服务的。如果任由资本在文艺界无序扩张,就会失去文艺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作用,就会瓦解中华民族的精神家园。

一些自身素质不高、能力水平不行的艺人却能够一夜走红、万众追捧,频频占据热搜榜单,归根到底是资本逐利的结果。资本通过抓住粉丝非理性心理和需求,制造出各种“巨星”“顶流”,通过“粉丝消费”“应援集资”等来牟取暴利,明明是违背文艺规律和人民根本利益的事情,却在资本推动下大行其道。

如何看待娱乐圈过度资本化

近日,相关部门针对娱乐圈、“饭圈”乱象等重拳出击精准惩治,引发全社会关注。流量明星为何频出负面新闻?流量明星、“饭圈”文化与平台资本的关系如何?持续深入反垄断、反不正当竞争有何深意?记者采访了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部研究员江宇。

娱乐圈不正常的行业生态背后是资本逐利的结果

记者:流量明星为何频频出事?一些流量明星从默默无闻到万众追捧再到丑闻离场,这个过程说明了什么问题?

江宇:应当看到,流量明星和“饭圈”的产生与我国文化产业的发展是相伴的。改革开放以来,在市场经济的推动下,我国文化娱乐产业迅速发展。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作出一系列重大战略部署、推出一系列重大政策举措,推动社会主义文化产业日益繁荣兴盛。据国新办8月27日消息,2019年,文化及相关产业增加值达44363亿元,占GDP比重达到4.5%。

然而,资本天生具有逐利性,文化娱乐产业在发展的同时也产生了一些问题。近期部分流量明星负面新闻频出,与其个人素质不高、法治意识淡漠、丧失节操密切相关,但也要看到这与娱乐界不正常的行业生态有很大关系。

一些自身素质不高、能力水平不行的艺人却能够一夜走红、万众追捧,频频占据热搜榜单,归根到底是资本逐利的结果。资本通过抓住粉丝非理性心理和需求,制造出各种“巨星”“顶流”,通过“粉丝消费”“应援集资”等来牟取暴利,明明是违背文艺规律和人民根本利益的事情,却在资本推动下大行其道。

平台资本、流量明星、“饭圈”文化是资本主导下的完整利益链

记者:有说法认为,平台资本、流量明星、“饭圈”文化成为引发当下网络乱象的三大因素。在您看来,这三者之间的逻辑关系是什么?

江宇:在资本快速扩张影响下,娱乐圈出现了过度商业化、资本化倾向。平台资本、流量明星、“饭圈”文化在资本主导下形成完整利益链,这个利益链是为资本攫取超额利润服务的。

在这个利益链中,平台资本是主导力量;流量明星被资本选中在前台表演,诱导粉丝消费;“饭圈”文化则是资本利用自己掌握的经济力量创造出来的消费文化,通过影响社会特别是操控青少年的消费习惯,攫取经济利益,甚至影响社会思想文化氛围。

“饭圈”文化带来的乱象,说到底是某些资本从自身一己之利出发,塑造的畸形消费形态,它既不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也不符合中国优秀传统文化,更不利于青少年健康成长。

整治资本无序扩张乱象,是对“以人民为中心”立场的坚守

记者:任由乱象发展、资本扩张会带来哪些后果?为什么强调要防止资本无序扩张?

江宇:文艺绝不是单纯的唱歌跳舞、吹拉弹唱,而是思想文化和意识形态工作的重要阵地,是上层建筑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党的一项极端重要的工作。如果任由资本在文艺界无序扩张,就会失去文艺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作用,就会瓦解中华民族的精神家园。所以,中央有关部门部署了禁止诱导粉丝消费、严控未成年人参与、规范应援集资等措施,是完全及时和必要的。

资本无序扩张不止表现在娱乐圈,人民群众所深恶痛绝的平台垄断、教育课外培训负担过重等问题,实质也是资本逐利最大化所导致。资本让这些领域的生产目的发生了异化。一旦资本过度扩张到深度影响经济社会发展全局,就会使得经济社会发展道路日益偏离“以人民为中心”的轨道。

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多次强调“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把公益性写在医疗卫生事业的旗帜上”“文艺不能当市场的奴隶”“让金融回归服务实体经济本源”等,就是要在这些领域限制资本过度扩张,引导其健康发展。这是对“以人民为中心”立场的坚守。

从历史上看,粉丝文化长期作为一种亚文化门类而存在,并且和主流文化有着一定的隔阂。如何看待娱乐圈过度资本化,美国著名传播与媒介学者亨利·詹金斯在《文本盗猎者:电视粉丝与参与式文化》中,就提到了主流审美对于大众文化中粉丝群体的不屑:“热爱这些文化产品的人往往被认为是智力低下、心理不正常或者情感上不成熟的人。”从中国语境来看,在选秀节目诞生之前,粉丝文化同样相对小众。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虽然伴随着大众文化的崛起,尤其是港台流行文化的输入,也存在着广泛的追星现象,但并未形成规模化、群体化的效应,而更多表现为一种个人行为;同样,此时的明星尚未具有偶像的身份建构和文化自觉。2005年《超级女声》的热播,深刻影响了中国粉丝文化的生态。“草根偶像”与广泛的群体参与,不仅建构了一条以选秀节目生成偶像的叙事方法,更建构了大众参与制造偶像、热爱偶像的“粉丝自觉”,深刻促进了中国粉丝文化的生成和发展。不过,彼时这一粉丝文化的建构,更多处于一种自由自发的状态,生态较为简单和谐。而伴随着对于韩国造星模式的引入,偶像文化在我国确立,粉丝和偶像的互相依附成为一种基本的生态模式和商业手段,粉丝文化由此进入一个高度组织化、圈层化的阶段,并与娱乐资本发生了密不可分的联系,在这一意义上,粉丝文化进一步发展成为了“饭圈”文化。

粉丝文化是一个涵义较为宽泛的概念。一般意义上,粉丝文化可以泛指一切的“迷文化”,这是一种古今皆宜的定义。而在当代文化语境中,伴随着新媒介而来的新型社交关系的兴起,粉丝概念也日趋泛化,并充分延伸到经济领域中,形成了鲜明的“粉丝经济”的视野。例如,基于直播平台的明星带货,就是一种典型的“粉丝经济”的呈现。故而,粉丝文化之于当代的文化、经济都有着深刻作用,并由此远远超出了作为亚文化形态的传统粉丝文化,得到了社会的广泛认可。同样,“饭圈”延续和发展了粉丝文化愈发重要的社会影响力,“饭圈”所代表的女性特定审美方式不仅对于娱乐圈文化生态产生了广泛的影响,其运作模式本身亦构成了娱乐圈的重要组成。“‘饭圈’女孩”由此构成了文化领域的重要力量,深度参与了大众文化的形塑。而这一影响力,同样可以扩展到经济和政治领域。例如,“饭圈”文化与主旋律文化的融汇,已经成为一个颇为显著的现象。“二次元爱国主义”“‘饭圈’女孩出征”都体现了“饭圈”与主旋律文化的融合。可以说,粉丝文化是当代最具基础性的文化生态,而“饭圈”亦成为了主流的文化模式。

在此,粉丝文化和“饭圈”所蕴含的积极情感价值无需多言,而当代对于“饭圈”和粉丝文化的认识,无论是学术研究还是大众媒体,都更多看到了其更具创造性和影响力的一面。如何看待娱乐圈过度资本化,例如,同人文化和二次创作(“产粮”),就被认为是粉丝文化和“饭圈”模式的创造性发挥。不过,必须看到,在从传统文化向“饭圈”文化发展的过程中,其文化伦理、组织模式已经与传统的粉丝文化发生了深刻的不同。在传统粉丝文化中,追星是个体化的行为,粉丝与偶像(明星)没有直接联系。而在当代的“饭圈”文化中,偶像被定义为粉丝的消费对象,偶像塑造自己的形象和“人设”,而粉丝则收获情感的愉悦。同时,粉丝也有义务参与制造偶像,这种“养成”的成就感也是粉丝的核心快感生产机制。故而,“饭圈”模式中的偶像和粉丝各自保有对于对方的伦理义务:粉丝供养、培育偶像,而偶像则爱护、回馈粉丝。在这一过程中,粉丝形成了对于偶像的“狂恋”,而偶像则全力满足粉丝的需求。吊诡的是,这一粉丝和偶像高度的情感黏连却恰恰是基于市场逻辑和消费主义而建构的;也正因如此,“饭圈”逻辑同样显示了一定的价值悖谬,这伴随着“饭圈”文化影响力的扩散而更为凸显。

首先,“饭圈”文化生态中粉丝与偶像之间的关系展现了一定的伦理风险。粉丝对于偶像的强烈情感投射与日常生活边界的模糊带来了显著的问题,这不仅呈现在“私生饭”这样的现象之中,更表现为对于粉丝的情感状态和日常生活的影响。与之相对,偶像的存在方式也在一定程度上悖逆了自然人的状态,“人设”不仅带来了关于“真实”的伦理问题,也带来了对于偶像个体生活的直接困扰。例如,在粉丝文化的惯例中,偶像具有不能恋爱和结婚的义务,这一约定俗成的事实的合理性显然还存在进一步的探讨空间。而与粉丝文化内生的伦理风险相比,粉丝文化与资本逻辑的结合则带来了更为显著的问题。伴随着当代娱乐工业的发展,资本对于偶像文化的影响和控制也更为显著。在当下,比如资本通过选秀节目的选拔,成为塑造偶像的基本力量,而粉丝也欣然接受资本所给定的“爱的供养”的方式,将情感与资本逻辑直接关联起来。“白嫖”“氪金”等“饭圈”话语凸显了以金钱和资本为评价标准的粉丝情感伦理,这在当下的粉丝文化场域中成为基本的价值标准。然而,这一现象不仅异化了偶像与粉丝之间的关系,更使得“饭圈”文化在市场与资本的泥沼中越陷越深。如何看待娱乐圈过度资本化,近来的“倒牛奶”事件,无疑成为了这一现象的典型反映。《青春有你3》选秀节目策划粉丝为偶像打投助力需要购买赞助商的牛奶并扫描瓶盖二维码,某些粉丝买了牛奶全部倒掉,只是为了支持偶像,这一事件引发了广泛争议。

正是在与资本逻辑的深度结合中,“饭圈”文化显示出深刻的为资本所形塑的风险。目前的“饭圈”生态,已远远超出了正向情感投射与良性反馈的粉丝文化本意,而成为资本引导下制造话题的舆论战场。如何看待娱乐圈过度资本化,比起恬淡从容的“佛系”追星,高度组织化的“饭圈”不断渲染和强化对于偶像的情感投射,并在一定程度上形成了集体性的情感狂热。吊诡的是,这一情感状态往往是通过与“黑粉”、其他偶像粉丝、其他类型粉丝的残酷舆论大战来获取的。而这种情感状态则会进一步发展为对于偶像的盲目维护,从而彻底丧失积极情感的意义和边界。与之对应,通过营销号的渲染和资本的引导,“饭圈”文化整体上形成了一种狂热的竞争模式。从各种各样的排行榜,到所谓的“番位”“流量”之争,乃至最终的粉丝“氪金”能力的比拼,“饭圈”文化形成了围绕粉丝生产力而进行的“战争”。与这一模式对应的,是“拉踩”“提纯”“撕番”等各种琐碎和狂热的操作,这使得特定粉丝群体往往体现出高度的独一性和排他性,而不同粉丝群体则陷入了无休止的争议、排斥甚至仇视之中。这种以“敌对”来营造“喜爱”的“饭圈”语法内生于当下的“饭圈”生态之中,使得时下的“饭圈”唾液横飞、戾气深重,凸显了其对于积极的粉丝文化情感逻辑的异化。

同时,这一“饭圈”话语与时下的资本生产逻辑进一步结合,对于文化生产本身造成了严重的伤害。如何看待娱乐圈过度资本化,首先,作为一种审美形态,“饭圈”文化将审美本身从文本彻底转移到偶像本身,这带来了审美内涵的狭隘化和形式化。事实上,詹金斯所定义的亚文化粉丝具有鲜明的文本指向;而即使在我国上世纪末的追星文化中,明星的才华也是其魅力的前提和基础。而在从明星到偶像的变迁中,偶像个体本身占据了更为突出的位置,粉丝审美也更多集中于对于偶像形象、气质、“人设”的关注,这在一定程度上带来了对于文本审美的扭曲。例如,对于偶像参演的影视剧,粉丝更侧重关注偶像的“番位”、造型、“人设”,而轻视文本的总体呈现,从而导致了审美的片面化。其次,“饭圈”文化扭曲了正常的文化评价机制。饭圈粉丝热衷于通过打榜、制造流量(点击率)等方式制造虚假繁荣,造成了日益扭曲和虚假的文化环境。而通过养号、控评等方式,在微博、豆瓣、 B站等媒介平台控制舆论,扭曲真实评价,更是这一逻辑登峰造极的体现。从当年《小时代》引发的粉丝群体出动,再到《有翡》在B站引发的舆论战争,这一现象愈演愈烈,已经严重破坏了正常的大众评价机制,对当代文化生态形成了深刻的扭曲和破坏。

流量逻辑是资本与粉丝文化相结合的最为典型的呈现。如何看待娱乐圈过度资本化,在此,流量不仅是一种理念,更加是一种文化生产模式。以电视剧制作为例,自2015年以来,影视剧生产进入IP时代,IP表征了生产上游,即文化内容本身的流量属性;而偶像与粉丝文化则保证了文化接受层面的流量模式。故而,大IP与偶像明星的结合,依托于“饭圈”和粉丝文化,成为了近些年资本最为核心的生产逻辑之一。在这一模式中,粉丝通过刷点击量、打榜、参与话题,源源不断地从数据层面制造流量,保证了剧集和偶像的热度与“繁荣”,反过来又助推资本不断深化这一模式。总体来说,这一模式将影视剧生产重点从其质量转移到流量与话题的营造,从而造成了其美学水准的普遍低下。自《盗墓笔记》开启了视频收费的流量模式以来,流量模式已经助推生产了数不胜数的劣质作品。时至今日,流量模式与大平台垄断相结合,在粉丝文化的助推下更加变本加厉,一定程度上甚至出现了凡是“大制作”皆为“烂片”的奇葩现象,更深刻揭示了这一由资本和粉丝文化紧密结合的生产模式对于当代文化生产的严重戕害。

总体来说,近些年以来,“饭圈”文化已经深度融入资本所塑造的文化生态之中,共同塑造了当代文化流量化、圈层化、低幼化等不良生态,成为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如何看待娱乐圈过度资本化,此外,通过肖战粉丝事件、“倒牛奶”事件等现象,可以看到“饭圈”情感狂热的文化生态所造成的影响,已经从文化领域延伸到普遍的社会层面,其危害性不可低估。在此,不可对饭圈所造成的危害视而不见,但亦需要尊重粉丝的审美自由和情感表达。最为重要的是,当代“饭圈”所显现的种种不良倾向,是由于其与市场机制和资本逻辑的深度结合而产生的。“饭圈”文化所体现的将情感金钱化、数据化、资本化的趋势,正是资本将其对于大众的规训方式延伸到情感领域的鲜明呈现。故而,对于“饭圈”文化的批判,应当建立在对于资本的分析和反思的基础之上。同样,对“饭圈”文化的抵制和批判亦是一种认知意义上的实践方式,只有推进正常的文化批判,强化恰当的审美方式和价值体系,才能有效地改变为“饭圈”所扭曲的文化生态,倒推资本改变其文化逻辑,推动中国文化产业的良性发展。

最近的娱乐圈真是够劲爆的消息层出不穷,也吸引了无数吃瓜人的眼球,真是:吃着瓜,看着圈,圈里圈外乱了天!圈里人在作,圈外甩大锅。总之就是明星在暴雷,粉丝在排雷,但总有是得其反的时候,这样周而复始就自爆了,反正现在一个字:乱。

娱乐圈的乱在很早之前就是人尽皆知,为什么之前都没有爆发,为何最近几年频频暴雷呢?主要有这几个方面:一,当时没有相对明确的条例法规,其组织没有相对完善的惩戒框架;二,网络相对落后,积累的事件够多,最终爆雷;三,越来越多的愿意用法律来保护自己、监管也越来越严格;四,资本的力量。以上四个原因除了资本力量都很好理解,但是造就娱乐圈越来越乱的最重要原因我认为就是资本力量!我们先说下那三个方面,自从改革开放以后明星才越来越被人们认知,但是以前没有相对的条例来规范这些人,还有就是其组织成员结构问题和规章制度相对不完善;

然后就是以前的网络舆论没有现在这么发达,很多事不容易被暴露出来,这也放纵了他们的行为;再之呢就是以前相对保守不愿意让自己变成焦点所以很多人选择了忍气吞声,而随着监管严格和相关法律条例的补充和完善,普通人越来越愿意用法律在保护自己!这三个点其实是相辅相成的,在严格的监管制度下发达的网络可以让越来越多人选择用法律维护自己的权益,并且适用在很多方面,只是在娱乐圈显得很突出!

那我们再来聊聊最重要的资本力量!其实最近几年爆出的问题都基本是源自资本过度进入娱乐圈造成的,大量的明星如春笋般冒出来,也带了层出不穷的问题,这就是资本化过度的原因!资本为了大量的收割韭菜就会过度的包装旗下的明星甚至会花大量的钱去掩盖旗下明星的问题,这也造成了明星觉得利用资本可以为所欲为,短暂的巨大利益也让资本和当事人都乐意去操纵粉丝来掩盖背后的不堪!两两相加造成了这个圈子越来越乱,因此也让越来越多有才无德甚至无才无德的流量愈加猖獗!最近几年每每有综艺节目暴露出各种争论,但是为什么各式各样的综艺节目层出不穷,为什么更多的艺人甚至老牌艺人都愿意参加这种节目,主要原因就是资本的介入,让这些人可以在相对不辛苦的情况下带来大量的收入和曝光!而综艺节目也为此收获能多的利益和收视率,至于我们吃瓜群众所看到综艺节目中的搞笑的敌对的新闻完全是由后期的剪辑而成,就是吸引更多的眼球,这完全属于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毕竟钱摆在那里么!

其实资本是分两种的,一种就是直接造星和包装明星的资本,一种进入是电视台的资本。第一个主要是通过选秀、训练营等手段来选出新人或者十八线艺人,并对其进行过度的包装让这类人在短时间内流行在互联网和电视屏幕上,这使得双方都在短时间没获得巨大的利益。然而新人忽然拥有了巨大的财富和流量后面对的各式各样的诱惑就会更多,想法也会更多,由于资本方的保护和对各种问题的解决也让一些品德不良的艺人越来越肆无忌惮,出格的事情也越发频繁,最终的结果就是资本退出后彻底凉凉退圈,或者就是事情闹到资本也无法独善其身时成为过街老鼠!第二个就是电视台通过综艺节目里面明星的生活游戏比赛等方式吸引大量的收视率,然而每一个节目都有衰弱的时候,那这个时候怎么才能吸引关注呢?就是通过剧本故意制造矛盾或者故意让明星么出丑来博取更大的关注,甚至有些节目直接通过剪辑来造成明星的负面影响来提高舆论热度。可是为什么很多艺人愿意被操控呢?答案无非就是:钱!所以不论是哪一种都就像某知名导演所说的,拍电影的演员很多都是由投资方决定的,所以不论是选秀包装还是电视台的各种奇葩行为最终的绝对权都是牢牢控制在资本方的手里!

对于资本方来说,艺人只是谈的赚钱的工具,当然了,也有很多艺人乐于如此,毕竟有钱赚还有热度!只是这种不健康的发展模式能存在多久呢?这个没人知道,但是很明显资本还在继续深耕这片利润巨大的沃土,随之也会有品德不良的艺人被抛弃被制裁!所以娱乐圈的乱要减少就需要艺人们更好提高自身的品德修养,更需要监督平台对资本行为的严格要求,让一些低俗滑稽的娱乐行为尽量的少出现在大众面前。

有句话很流行:纽约乱不乱,瓜哥说了算。现在我们的娱乐圈变成了:圈子乱不乱,资本说了算。真的希望这些衣着光鲜出入豪宅高档场所的艺人圈子不要变成了黄赌毒和违法犯罪的圈子。

热门标签
赵宏略